新闻

“无G”老年人如何跨越“数字鸿沟”?

不会使用健康码、不会使用自助挂号机、不知道怎样扫码点餐……数字化快速融入生活,在给人们带来便捷的同时也给传统生活方式带来冲击,尤其是不少老年人正面临跨越“数字鸿沟”的难题。专家认为,既要帮助老年人融入数字社会,也要为“无G”老人提供服务和便利。

初冬时节,在吉林长春一家三甲医院门口,数十人排着长队等候进入。保安提醒大家出示健康码,一位老人出示在社区开具的健康证明后进入医院。“知道出示健康码才能进,因为我不会用,只好去社区开了健康证明。”她说。

类似情况在各地时有发生。武汉市第四医院武胜路院区门诊办负责人鲁海蜃告诉记者,医院每天会遇到30多位使用老年机或不用手机的老年患者,因无法出示健康码只能由医院前台护士引导,去社区开具健康证明。

“有的老年人只有老年机,无法出示健康码,乘车出行实在不方便”——武汉城市留言板上的这条留言,道出了不少老年人的心声。

今年初,60岁的程女士从江西农村到杭州和儿子一起生活,经历了一场“融入城市与智能手机应用”的艰难之旅。她用的是只能接收2G信号的老款手机,由于无法出示健康码不能去超市、公园等,一开始只能在家“宅”了大半个月。儿子给买了智能手机后,她也不会操作:软件不知道如何使用,有时划一下页面就不见了,来电话一着急就按了挂断。去超市时,她总是很紧张,还时常找不到健康码。

对一些老年人来说,使用自助挂号机也是挑战。86岁的北京市民张军福告诉记者,虽然有志愿者指导,但还是不习惯,“有时候好多人排队用自助挂号机。我眼神不好,看不清,怕人家催,也怕操作错误。”

77岁的杭州老人曹靖声可以熟练使用微信语音、手机拍照、出示健康码等功能,但网络购物时还是担心,“网络购物涉及退款、验证等相对复杂的操作,不仅麻烦,也担心误操作后受骗。”

2018年发布的《我国中老年人互联网生活研究报告》中称,46.3%的中老年人从未用过手机支付,而在互联网上当受骗过(或者疑似上当受骗过)的中老年人比例高达67.3%。一些受访老人说,家人提醒不要随意点开链接,但有时别人会发一些文章链接,也拿不准是否该点开。甚至有老人表示“手机没有带来便捷,带来的是麻烦”。

“数字化应用发展快、变化多。受文化程度、接受能力和生活习惯等影响,使用智能手机不熟练的老年人成为庞大而无奈的‘边缘群体’。”中国社会学会常务理事、浙江省社会学会会长杨建华认为,填平老年人面前的“数字鸿沟”,需要政府、社会、企业甚至家庭成员共同帮助。

在武汉老年大学,“智能手机操作”是近年来最受欢迎的课程之一。从智能手机的基础操作到微信、支付宝等软件使用,老师手把手教学,几乎场场爆满。杨建华建议,相关企业在开发推出平台软件时,也应考虑到老年群体的实际情况,尽量聚焦他们使用场景中的难点、痛点,开发“简易”版本,让老年人尽快上手。

长春理工大学法学院社会学系教授卜长莉认为,子女家属应多一些耐心,教会老人使用数码产品。这样老人不仅学得快,还能体会到晚辈关怀。社区和志愿者也应加入科技助老行动中。

此外,还有很多老人没有智能手机,自身也不便使用智能手机,对他们仍需保留人工帮扶。北京市老龄办、北京市老龄协会在智慧助老行动倡议书中提出,车站、银行、商场、公园等公共场所应提供必要的信息引导和人工帮扶;建立“无码绿色通道”,采取替代措施;保留现金支付及线下办理渠道,改善“面对面”服务。

记者 孟含琪 熊琦 李平 邰思聪

(新华社北京11月11日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