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

夏夜里的精灵

“本将秋草并,今与夕风轻。腾空类星陨,拂树若生花。屏疑神火照,帘似夜珠明……”公交车上一个十岁光景的小学生抓抓后脑勺,背不下去了,小脸憋得泛红。哦,他在背诵南北朝萧纲的《咏萤诗》,我轻轻补上一句“逢君拾光彩,不吝此生轻”。萤火虫,这夏夜里的精灵,离我已经很遥远了。

想起童年。在农村无论大人还是小孩,热天夜晚都聚在外面乘凉,有的男人随性光着上身穿着大裤衩,有的老人手里拿着毛巾,娘娘婶婶的手里拿着蒲扇,都不约而同来到一片仓库场上,坐在自己早已习惯的那个位置,还有我们几个小孩在大人前后嬉戏玩耍。此时,从屋后的树丛中,从村前的稻田里,一只又一只,一群又一群的流萤便游弋于乡野的夜空中,成群飞舞如无数流星擦亮夜空,点缀乡村美好的夏夜,让乘凉的大人小孩有了话题与乐趣,而不再烦躁与寂寞。

夏天的时候,在乡下我们能见到很多种小昆虫,萤火虫是其中常见的一种。夜晚我们不想早睡,萤火虫没有出来之前,夜色很浓,就从屋里拉出一张篾席扔在院子里。伙伴们席地而坐,或挤在一起睡在席上。风轻轻吹着,夜轻柔而又凉爽。我们无聊地数着满天繁星,听着门前泡桐树上的鸟叫,偶尔飞过天空亮着灯光的飞机,引得少见多怪的我们一阵惊呼。离我家不远处有一方池塘,池塘边长满了野草。到了晚上,田野里、池塘边的草丛上空萤火虫飞来飞去,温柔的绿光照耀着薄薄的翅膀,忽明忽暗地闪耀,就像一个个小小的灯笼,照耀着恬静的乡村,闪烁着梦幻般的故事。有了这些萤火虫,我们这些乡村的顽皮孩子就有了很多趣事。

逮萤火虫是一种非常有趣的游戏。总有小伙伴眼睛尖,大声叫“萤火虫”!大伙都慌忙爬起来。那萤火虫从池塘边的草丛中,从院旁的竹园里,从菜地的瓜秧藤蔓中悄悄飞了起来。起初是一只,接着是两只,不一会儿就越来越多,亮着光飞舞,那般轻盈自在。它们一会儿飞高,一会儿飞低,一会儿飞快,一会儿飞慢,在夜色里蹁跹。萤火虫像故意捉弄我们似的,上下左右翻飞,害得我们满院追逐跳跃。萤火虫飞到草堆,我们追到草堆,飞到菜地,我们就追到菜地。萤火虫在辽阔的夜空中飞舞着,摇曳着,给寂寥的夏夜带来灿然和灵动,给闷热的夏夜带来一阵阵清风,给我和小伙伴们带来玩兴,给乘凉的大人们带来情趣。

有时候,萤火虫故意飞得很高,我们就静等在黑暗中,眼巴巴盯着飞舞的亮光,一动不动等它们飞下来。一旁乘凉的大人往往这时候打趣,让我们两手捂住小屁股,说这样才不会吓跑萤火虫。还真有相信的孩子,乖乖地捂紧小屁股,招来大人们的一片欢笑声。终于逮到了几只,五指紧紧地把它攥在手心里,攥紧了怕攥死,攥松了怕跑掉。然后我们把萤火虫集中在一个玻璃瓶里,看它们在狭小的空间里,一闪一闪地挣扎着想飞出囚笼。看够了,玩够了,我们也会怜悯它,大伙商量回家睡觉前把萤火虫放了。我们拿起玻璃瓶子,把萤火虫倒出来,看它们重获自由成串地飞上天空,像一条星带一样在眼前舞动着慢慢升高、升高,我们目不转睛地送它们飞向远方,照亮夜空,在这种注视中,希望萤火虫在夜空中与繁星争辉,去点缀乡村色彩斑斓的夜色,点缀我们儿时的梦想。我们开心地喊着、叫着、跳着,那汇合起来的悦耳声音,让乡村的夏夜都年轻了许多。

如今,萤火虫在乡村罕见了。我的童年虽然清淡却丰富精彩,至少我小时候还有萤火虫陪伴,而现在的孩子几乎都没见过。相比于他们,我们的童年也有很多幸运。萤火虫的光亮给予我们童年的温度,让我们有了许多遐想和美丽的情怀,为夏夜增添了无数的诗情画意。这些小小的生灵,它们的生命是那样幼嫩孱弱,每天只是饮露吸风,但它们却顽强地活着。暗夜萤火点点,每一个小小的生命发出光芒,为自己,也为别人照亮前路,成就了流光溢彩的一生。

萤火虫是夜的精灵,是乡村孩子的小天使,让孩童的心里充满敬畏与尊重。那些遍野的梦幻奇异,和无法言说的神秘,长在了心间,变成了温暖,陪伴了我多年。伴着公交车上小学生的背诵声,脑海里那盏盏若明若暗的萤火,勾起了我浓浓的村恋与乡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