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

爱太重成负担

她一下就爱上了他,义无反顾地,如同中了爱情的蛊。任凭身边的亲人和朋友百般提醒,道尽她和他不适合的种种缘由,都被她当作耳边风。也难怪,她好好的一个女孩,有样貌、有学历、有收入丰厚的工作;而他不过一个普通的男子,工厂里蓝领阶层、离过婚、带着一个孩子、除了一副俊朗、潇洒的模样,甚至连一套像样的房都买不起。

可她还是对他百般眷恋,觉得他就是她在寻寻觅觅后蓦然回首时,灯火阑珊处的那个人,怎样看都不厌。他也知道她的优秀非自己可以企及,对她炙热的靠近先是刻意躲闪,后又推心置腹地劝说她权衡、希望她另寻佳偶。可她不听,认定他是她的真命天子,此时不过以沦落凡尘的村夫形象考验一下她而已。她深信,自己有能力让他成为最幸福、也最配得上她的男人。

于是她开始按照自己的标准改造他,从衣服、鞋子到手机、汽车。他虽不情愿,可还是被她的真诚打动,努力地跟随着她的脚步,适应她的生活方式、出入她的圈子,就如同她装点门面的奢华名片。他知道自己根本无法真正融入那个氛围,也看得出别人眼里的轻慢。说心里话,他宁肯约上三五好友在街边的小店点些家常小菜、一杯烧酒,也比这舒服和快乐。可因为她不喜欢,他只好放弃。最初为了哄她高兴,他愿意委屈一点,可随着次数的增多,他终于变得不胜其烦了。

每次他不想跟她出门,她都会吵闹。总是说:“我那么爱你,为你倾尽了所有,几乎和全世界的人都生疏了,现在陪我出门你都不愿意,你是不是真的爱我?”他为难地说:“和你的朋友在一起,我连一句话都插不进去,心里不舒服,所以不想去。”她自然不依,反反复复纠缠直到他妥协。诸如此类的事越来越多,爱情的甜蜜味道在他心里不断打折,渐渐堆积成了无法释怀的无奈和应付。

思忖再三,他提出了分手。不想听完他的理由,她马上暴跳起来,鄙夷地把他数落成一个负心汉。见他依然果决地坚持,旋即转换战术,倚在他的怀里,梨花带雨地央求他不要离开。他惨然作罢,在进退维谷间悻悻睡去,哪料夜里她竟然一声不响服了安眠药,幸亏发现及时才没有酿成大祸。从此他再不敢提分手的事,却也拖延着不肯结婚,日子也过得越来越沉闷。

她也发现原本期许的爱情在他们之间变了味道。她不明白,自己这样好的条件、这样真挚的爱,为什么让他感觉不到幸福呢?我想一定没有人告诉她,其实爱得太重便成了负担,如此苦累的爱情,不仅会让对方恐惧,更会想逃离。